→ 左岸读书,一如既往。

那我还是先活到夏天吧

2019-07-31 . 阅读: 575 views

文/落微

当我萌生出要在这个月月底结束我自个儿的生命的想法的时候,我正在读太宰治的《晚年》。

很多人说,不要读太宰治,读了心情容易不好。

我想,是的。

上一次陷入想结束生命的怪圈的时候,我也在读他,《人间失格》。不过那次还好,我那时候还年轻,还能从鲜活的世界里寻找到一丝希望,比如我的那只傲娇的从不喵喵叫的小土猫。

为了弥补它习惯于沉默的冷酷特征,我给它取名叫喵喵,一个很符合它的土气的土名儿。这样我就可以从叫唤它的过程中找到一点“我养了一只猫”的尊严感。

“喵喵”,“喵喵”,即使它不回应我,我也找到了存在感,听起来我是个很不错的猫咪之友。

虽然它从来不叫,永远高傲的用那双卡姿兰大眼睛斜睨着我这个朋友,并以不屑一顾的姿态享受着我准备的猫粮,仿佛我是它最虔诚的信徒。但我一点也不生气,相反的,我很感激它,在此之前始终没有产生过离开我的念头。它是唯一一个。

不,也许在某些时刻它也想过,不过没有付诸于行动,大概是偶尔的小鱼干零食使它依旧留恋着。

啊,跑题了,我并不太想过多的回忆喵喵的生平。

我在思考了三天之后,决定“去死”了,这很符合人们对我的“怎么不去死”的期望。因为喵喵,从三天前,真正的离我而去了。

或许是被另一只猫勾引走了,或许是它想要看看外面的世界,或许是它找了个我看不见的地方先我一步死去了。不知道,我没有心情当一个落微摩斯。总之,我从最开始的以为它在捉迷藏,到现在已经很确定它不会再回来了。

它终于离开了我这个窝囊的主人。祝它幸福。

而我,也将幸福的死去。

在此之前,我想,我大概应该体面一点,让发现我的人还能在心里感叹一下:这个人生前应该过得还不错。瞧,他还做了一整条煮鱼呢。

于是我决定洗个澡,打理一下乱糟糟的头发,穿上最干净的衣服,然后出门,去菜市场买点菜,做一顿丰盛而美味的饭菜。

我已经两个月没出过门了,当然了,这两个月也没刮过胡子,没洗过澡,没做过饭。(可能喵喵就是因为受不了它的朋友如此邋遢才离开的吧?)

此时此刻,心情还是不错的,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情,那样死掉了也不会太难看。就酱,出门,朝着菜市场出发!

久违的强烈的光线让我的眼睛有点胀痛,在适应它之前,我不得不半眯着眼走路,这使我整个面部表情有点怪异,像某年某个电视台某个小品中那个“忧郁哥”。

上一次来菜市场,大概是半年前?不太记得了。印象里,水泥地上腥臭的水永远都不干,各种气味混杂在一起,各种市井人声团成一团强行钻进我的耳朵,这很难受。关键是,我不会砍价。我甚至极其不愿意说出一个字。

好吧,我又来了,菜市场,你好啊。

“小伙砸买什么菜啊?要茄子吗?苦瓜也很新鲜。”进门第一个摊位的大姐喊。

我买了生姜,小葱,和辣椒。没有砍价,我保持着不想说话的状态。

这很好,虽然我在人间,但我不想跟人间有任何牵绊,这会使我难过。

我的目标是做一锅煮鱼,所以我去了水产区。这个时候我不想再计较地上腥臭的水了,我要买鱼,买了鱼,我就高兴了。

挑选了一条鲫鱼,这分量我一个人吃够了。看着老板利落的刮鳞,剖鱼,掏内脏。

有点粗糙,鱼鳞没刮干净。不过我觉得还行,比起去跟老板要求再刮干净一点,我觉得这点鱼鳞并不是什么大事,应该不影响口味。

拎着鱼和配料,我沿着原路返回,调味料家里都还有,变质与否我不是太在意。

又走到第一个摊位,大姐在拿着手机看电视剧,百忙之中瞟了我一眼。

我感觉她似乎有要张开嘴的架势,毕竟在不久前与她有过一场严肃的没砍价的交易,于是我放慢了脚步。

果然,大姐噼里啪啦的开口了,语速快得惊人,哎小伙砸你是要做鱼啊,这条鲫鱼还不错啊你再弄两片豆腐吧,鲫鱼豆腐汤才好喝呢。

听起来好像有道理,我开始有点儿期待鲫鱼豆腐汤的味道。那厢大姐已经迅速的装好了两块豆腐递给我:两块钱。

小伙砸下回还来姐这里买菜啊给你优惠!大姐在身后喊。

大概没有机会了吧。因为今天是这个月最后一天了呀。

我回到了我的安静的家中,但不知为什么,感觉今天并不像以前那样心如止水。可能是出过一趟门的缘故,脑海里总是回放着菜市场的摊主们,菜们,那是人间。

久无烟火气的厨房今天要履行它的职能了。

淘米煮饭,鱼冲洗干净,生姜洗干净切丝儿,辣椒切段儿,豆腐切块儿。为了防止它有腥味我特地倒了一点儿料酒,插了两片生姜。

万事俱备,开火,锅热倒油,放鱼。大概是鱼身上的水分太足,油充满活力,四处蹦哒,甚至冲到了我的手臂上。不过男人向来是不以为意的,于是继续淡定的爆鱼。

放盐,放辣椒和姜丝,放热水。盖上锅盖。

看着透明锅盖的下方鱼在咕噜咕噜的煮,我想起了喵喵同志。它大概不会想到废柴人类朋友还会做它最喜欢吃的鱼吧。

汤浓白,香味已溢了出来,放豆腐,放点儿盐,再煮十分钟。我严格的掐着时间,我希望它的味道能满足我的体面。

几乎没出什么差错,热腾腾的鲫鱼豆腐汤新鲜出炉。

我扫出一片干净的桌面,放上我的鱼汤,放上一碗米饭。

第一口汤从喉咙滑过的时候,我觉得我大概也并不是太无用。流言蜚语的威力我已充分了解,众口铄金往往还积毁销骨,但此时此刻这碗鲫鱼豆腐汤摆在面前,我突然有那么一丝释然了。

我的生命有什么过错呢,我第一千次问自己,却是第一次犹豫着给出了答案——似乎并没有什么过错。

生而为人,似乎并没有什么过错。而我,敏感之余但不够爱自己。

鱼汤很鲜,不咸不淡,有微微的辣味,豆腐很嫩,不够入味。一点小瑕疵,我坦然接受,总的而言,一次堪称成功的尝试。

大概,明天还能再尝试一下吧?

是吧?

或许这回可以放点萝卜?放点金针菇?甚至放点黄瓜?

我躺在床上想。是的,我决定明天再去一次菜市场,尽管今天是本月的最后一天。

早晨,紧拉着的窗帘透出暖黄色微光,又是个晴天。

我决定拉开窗帘,让阳光进来。

窗外。

它正冷漠的看着我。

喵喵。

“我本想这个冬日就去死的。可正月里有人送了我一套鼠灰色细条纹的麻质和服作为新年礼物。是适合夏天穿的和服。那我还是先活到夏天吧。”——太宰治《晚年》

本故事纯属虚构。 

左岸

爱读书,爱生活!

发表评论



极速赛车开奖图片 好盈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计算公式 极速赛车计划龙虎 极速赛车在哪看开奖 TT彩票计划群 金誉彩票计划群 金沙彩票计划群 上海11选5 彩98彩票计划群